黑龙江省一伙宗族恶势力到至今还疯狂 把持着双青村基层政权

我们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杏山镇双青村的村民,赵立敏、田亚臣、董树涛、刘亚君、王树学,实名举报双青村以孙万仁为首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严重损害群众切身利益,影响党和政府形象,消弱党的执政基础,导致双青村民被压迫着生活,敢怒不敢言,在黑龙江省,市,区三级政府举报多年未有结果,希望有关部门严查。

村民联名举报孙万仁

联名村民合影

孙万仁曾任双青村支书20余年,后在杏山镇政府任职八年,孙万仁亲外甥赵成明继任村书记。村委会成员亦均为孙家亲戚,(历年人员名单:刘玉霞系孙万仁之妻,刘玉服系孙万仁妻弟,刘守柱系孙万仁亲姨夫丈人,赵成明系孙万仁亲外甥,王树臣系孙万仁亲属,刘守敏系孙万仁姑丈母娘,村上党员都是孙万仁与亲外甥赵成明的直系宗族势力。

2018年1月26日,双青村两委班子换界选举当天,孙万仁身为镇政府干部参与选举,破坏选举,阻碍选举,以孙万仁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其外甥赵成明、刘守敏、姜彦彪)在会计王树臣家造假委托书126份,有录像视频为证。村民将其举报至镇府政的当日晚,赵成明等人召集了恶势力团伙30多人私自在镇政府会议室开会,强行把选举委员会的7人扣在镇政府,逼迫7人继续选举。镇政府报警,杏山派出所出警也没阻拦住,扫黑办办案人杨蕊。他说破坏选举一次不构成涉黑涉恶。镇长书记顶着他们的威胁恐吓,将选举延期,此事杏山镇有录像视频。

后来我们向民政局反映情况又向双城区公安局报警,治安大队经办人张宏伟查办此事,张宏伟说“选举法不是给村委会选举立的,是给县级以上选举立的,说他们不构成犯罪,就这么处理不构成违法,爱咋咋地……”有电话录音为证。双城区原政法委书记许鑫当时是杏山镇蹲点干部现任双城区副区长,组织调查结果也是不了了之,音信皆无,直到今日双青村还没有选举。

2018年10月,村里没选举,会计王树臣还在代理,伙同赵成明又虚报土地直补和生产者补贴1500多亩,村民在镇政府调出账簿核实后已向杏山镇政府反映。黄豆补贴只有五十多亩,却上报一百六十多亩,至今为止无人处理。杏山镇政府领导在双青村没有选举的情况下,在公安局介入调查时刘守敏称“造假委托书是她主张的……”可杏山镇政府仍然委任刘守敏为村书记。那春光称“是双城区组织部任命的……”双青村的党员都是孙万仁以及赵成明的直系亲属,村民想入党那是痴心妄想。

2010年,孙万仁以每亩300元的价格流转双青村18家村民近80亩的口粮田,时间至2027年付清。然而,2011年孙万仁却在口粮田上盖起厂房,村民赵立敏产生异议,转包的耕地上建起了厂房,让孙万仁转卖给盛龙酒精厂了?上土地局反映情况几经周折后看到批示文件才得知流转出的土地在2011年已批成建设用地,属于征地。

孙万仁流转土地后改变土地性质非法建造的酒精厂

村里出示的申请手续都是假的:1、伪造口粮田是村建设用地;2、伪造盛龙酒精厂是村办企业;3、伪造村民议事会过半数;4、伪造土地入股分红;5、伪造补偿款157.3693万元,2011全额发放到农户。以上几项内容全是作假,然而,双城土地局局长陆明玖却给出答复说“是土地流转,不存在审批不合理”。

土地流转不允许改变土地性质,为什么能够批成建设用地,其中到底有何猫腻?赵立敏不服又上信访局复议,区信访局让找纪检委,后又实名举报到纪检委。直到2015年纪检委彭立平才给出答复“孙万仁承认村手续都是做假”,双城区纪检委彭立平称“审批程序有点小毛病,给出孙万仁党内警告处分”,此后就再无下文,双城区迟迟未作出答复,时间长达8年之久,赵立敏向哈尔滨市、黑龙江省纪委多次递件举报,均是不了了之。

2018年赵立敏实名举报至中央巡视组,办案人孙本良说过去已经处理了,然后拒谈。土地流转却被批成建设用地,还是征地的批件,双城纪委不实查,对违法之人不移交司法机关,双城区政府8年未作任何答复!2019年6月我们又实名举报至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受到巡视组的高度重视,巡视组亲自督办的案件却被双城区公安局办案人杨锐以征地调查此事,说孙万仁就贪污六万了事。纪检委办案人苏朋说“再调查”又是半年之久,征地没给百姓征地款给的却是流转的钱。征地是几千万,流转给的是几十万两者相差甚远,其中猫腻明眼人一看便知。八年之久双城区政府不作为,巨额征地款流进了谁的腰包?

孙万仁任双青村书记期间把所有林带,护村林,防护林全部卖掉,没有采伐证,乱砍乱伐,又做假合同将几处林地占为己有再卖掉。引拉河壕北邢屯前没有采伐证约30亩左右的林子被孙万仁把树林砍伐后修建别墅送礼,19年时被按违建拆除了,其中一部分在赵成明名下的林子在2017年时被私自砍伐卖掉又插上树苗。邢屯西南引拉河壕北两处约六十亩左右的林子均被私自砍伐卖掉,莫家屯西北角约四十多亩林带被孙万仁私自砍伐,一部份成为自家耕地,一部分以建村委会名义建房,房屋建成后孙万仁伙同外甥赵成明,把房屋变更在孙万仁媳妇刘玉霞名下,伪造房产土地使用证后又以28万元卖给村委会。孙万仁带领的黑恶势力团伙赵氏家族,刘氏家族胆大妄为,只因其“保护伞”太强大,这些年为所欲为无视国法,横行霸道,鱼肉百姓,至今仍无处理结果。

被私自砍伐的林木                   砍伐林木留下的树根

孙万仁非法毁林后建造的倒卖的房屋

2002年,孙万仁将我村科研室270多亩地卖给其亲属及朋友,合同期限约定为十年,后孙万仁私自更改合同,写成十五年,多出的五年钱揣进自己腰包。即便如此,就连十年的承包钱入村帐也有出入,(薛树军18.4亩,交9200元,入帐2990元;田立华12亩,交6000元,入帐1950元;田震国30.4亩,交15200元,入帐9940元;李加臣9.2亩,交4600元,入帐1495元;辛庆国8亩,交4000元,入帐1300元;赵双林18.4亩,交9200元,入帐2990元;胡双太12亩,交6000元,入帐1950元)其中赵春林根本没交这笔款,用他在村上干活的工钱扺帐,赵春林是孙万仁亲妹夫,纪检委彭立平查实后未作任何处理。

孙万仁、赵成明于2004至2018年每年虚报土地2000多亩,骗取国家粮食直补款项,村委会发包的梯田是十年,孙万仁伙同外甥赵成明私自把合同改成20年,其中坟地、林地、梯田400亩在赵成明父亲赵春林名下,伪造假合同假农业税票,假的合同和农业税票据村里和镇里说没有存档。纪检委查实赵春林虚报土地400亩时,杏山镇党委书记潘亚君、镇长郭伟东、纪检委员许宏俊三人伙同孙万仁出示了400亩土地的假证据,村民手还有十二份孙万仁造的假合同可以证明其贪污腐败。其余每年虚报两千亩的地补在以下这些人名下,赵树田、赵春林、赵青林、赵桂林、赵成亮、赵松林、赵铁林、赵成明、赵树山、 王小辉、王树臣,孙万仁、刘玉侠、王小侠、邢志秋、邵凤波、王小伟、王文君、李林山、李林波、李喜坤、姜礼田,还有一部分在黑帐里,这些土地直补全部让孙万仁私吞。

利用坟地虚报400亩土地,套取国家补助

2012至2017年,孙万仁伙同赵成明,在危房改造中骗取扶贫款,2015年孙万仁利用其在镇政府任乡建助理的便利条件,以一处危房反复上报这些人(任显山、那贵仁、吕红军、任显军、那贵双、周显富、孙国民、杨国强、任显志、赵清林、赵密林、赵柏林、赵桂林、孙新龙、王显礼、赵成亮、杨树义、杨雪峰、王树军、王国利、刘玉侠、闫树华、侯宪侠、刘亚君、莫喜峰、黄景翔、李凤义、王树臣,董树林、裴亭双……),骗取危房改造款,钱都进了孙万仁腰包。镇长那春光做为双青村的驻村干部,对于村民的如此情况究竟是看不到,不知道,还是不作为,那春光难道就是孙万仁等黑恶势力团伙的保护伞?

无助村民家徒四壁,精准扶贫落实到了何处?

危房之下何以安身立命

饱受欺凌的老百姓房子都破成这样了居然还不是贫困户

2013年6月15日下午两点,孙万仁,赵成明为招待镇上领导和上级部门领导,私自在石人水库使用电网偷鱼,致双青村村民王雪东触电身亡,孙万仁及亲外甥赵成明却对外宣称其溺水而亡,如此人命大案,公安机关却没介入。因其黑恶势力称霸一方,家属敢怒不敢言,被迫以五十万私了,《新闻夜行》当年也报道过此事。

以上事件我们都有证据,中央十四督导组重点督办的案件却半年之久也未作处理。2019年10月份,巡视组回头看双城区迫于压力不得不在2019年10月17日以涉嫌贪污将孙万仁拘捕。诈骗涉及的两千多万不查,至今案件毫无半点进展!双城区纪检委书记孙成武,现办案人苏朋,双城区扫黑办办案人杨锐,一拖再拖!双城区政府以拖字诀对待。他们拖延就是保护他们自己,只因其中涉及双城区政府某些领导,希望有关部门领导严查!双城区政府的种种行为,让人不免觉得其是在为孙万仁的黑恶势力团伙站台撑腰,举报者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多年奔走在黑龙江省,市,区纪检委,信访局都是不了了之。

2020年全国都在联防联控,2月20号双青卡点赵成明等人收取捐赠物资时七八个人赵成明不带口罩被村民田亚臣举报到镇政府有照片视频为证,镇长那春光说他不管这事有电话录音为证,2月22-23日双青村卡点无人执勤!村民拍下视频为证据。村民董树涛,田亚臣再次给镇长那春光打电话,发现被那春光给拉入黑名单打不通。没办法举报到双城区,哈尔滨市长热线,双城区纪检委郎卫东负责此事,只给了训戒完事!24号才正式设卡,这之前就是刘守敏,赵成明就是拍个照片和视频走秀然后就走了。拿国情当儿戏。不在乎百姓生死!

实名举报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杏山镇双青村村民刘亚军、王树学

董树涛,身份证号232101196602065818,电话号:15776399489

田亚臣,身份证号232101196809225815,电话号:13895828938

赵立敏,身份证号230182197210155823,电话号:13100813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