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七台河: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 案外人徐丽新是否应该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近期接到了一封来自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徐丽新女士的一份(2016)黑0902民初174号《七台河市新兴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判决说明“被告徐立波偿还原告董文杰借款20万元······,徐丽新对该款承担连带责任。”徐丽新女士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重新审查并主持公道。

徐丽新女士的《民事判决书》是经过一审、再审、抗诉等一系列法律程序的再审发回重审的判决,判决最后页标注的日期为2019年8月22日,当时是由穆兆银审判长、审判员:李耀军、王兴才和书记员:李亚男,开庭审理的。案件主要是2009年至2011年徐立波向原告董文杰的借款问题,徐丽新女士在法院判决中划出,有笔20万元的借款要徐丽新女士承担连带责任。徐丽新女士说,当时 她对该20万元的借款合同中既没签字,也没有按手印,当时徐立波给董文杰只打了一个20万的欠条,并没有写借款合同,董文杰伪造了借款合同,还将徐丽新一并列入了借款人。她还指出,判决中写道按3分里计算利息为宜,但是2011年7月银行的贷款年利率是6.1%,合月利率为0.5%,法律保证的银行同类贷款利率四倍应为0.5%×4=2%,而判决中按照3分利计算的利息,超过了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不符合法律规定。

徐丽新女士指出,该案件在经过抗诉后被发回七台河新兴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的,发回重审开庭的时间已经是五六年后了,并且再审发回重审开庭时,原告董文杰经传票传唤无正道理由拒不到庭,作出的缺席判决,并且在判决中法院以该款为经营性借款为由,依旧是按原来判的3%计算利息。

徐丽新女士说,在原告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是不是就等同于原告放弃了自己主张的权利?她希望有管部门能为她主持公道,能将在错误判决下执行的位于开发区五队唯一住房早日归还。